逝羽

Never ever meet again.

维持关系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也可能是我不愿 所以结果也不该太埋怨

…我可能…因为冲神…又开始相信了…异性恋…

可是对于你 我已经没有什么立场来道一句 甚至是早安

与子之失 子之音容 他乡之处 归于重逢

今天是6.6号明天就是高考
我心里大概还是稍有感触的
不然也不会来这里瞎写
刚才在玩手游耳机里没音乐
想着开个音乐未及便又想写点什么
以及到现在还没有打开网易
好了开了循环了山外小楼夜听雨
有小楼一夜听春雨明朝深巷卖杏花的感觉
评论惊艳我自己也仿着写了几句
—————————————————————
与尔黄昏听竹海 与尔温粥置杯盘
与尔点灯夜半谈 与尔书卷添长衫
与尔煮酒话前尘 与尔入梦共枕衾
与尔梳洗描峨黛 与尔簪花理鬓云
与尔共沐清明雨 与尔同闻夏至蝉
与尔静候秋叶落 与尔细赏雪中梅
与吾相遇虽一场 与吾余生莫彷徨
—————————————————————
给谁的呢大概是给丫头的
但却又似是给一种生活
嗯她没有很明显的表示
我立马觉得有些东西果然还是自己看看就好
—————————————————————
我自黄昏听竹海 我自温粥置杯盘
我自点灯夜半观 我自书卷添长衫
我自煮酒思前尘 我自入梦枕寒衾
我自梳洗描峨黛 我自簪花理鬓云
我自沐于清明雨 我自闲闻夏至蝉
我自静候秋叶落 我自细赏雪中梅
与尔相遇虽一场 与吾余生无波澜
—————————————————————
孤独呢与生俱来
倒不是有什么矫情的意思
现在觉得孤独何尝不是一种享受
只有自己慢慢品
哦说回正题高考
剑尚未配妥,出身已江湖,愿历尽千帆,归来仍少年。
我高考没有什么惊心动魄的事情
很平淡很平淡平淡如水平淡无奇
如果叫我回到那段时间
我终究是不愿的
虽然我并没有尽所谓的全力
可是凌晨时欲睡不能睡确实难受
也许我以后会像很多人一样加班工作
我并不太想这样的生活
最近在看一个人的村庄
想做个农民
但一定很累我知道
刷牙时甚至有种想考研到农业大学的想法
我对故乡不是有非常深的感情
却自认为有浓烈的乡土情结
我喜欢那个村庄
这是那时候的村庄
很喜欢很喜欢不知道是不是爱
听说过
将来会有一个人看你写过的东西看你走过的路看你前半生他迟到的时光
我觉得不是很靠谱
怎么会有人这么一直爱着一个人呢
爱情过了期就会成为责任
成不了便支离破碎
人呐还是自私的多

稍微有些许感慨
今天521昨天520→_→似乎是句废话
心里并没有想表示爱慕的实际对象
但还是对生我养我的父母大人聊表心意
以及十几年血缘的姐姐妹妹
成人后越发觉得血浓于水并深信不疑
我一直觉得我交的朋友
会被我按照人生的某个时期来分门别类
从小学到初中到高中到大学
不由自主地
想起曾经的人生历程
他们便会适时地出现在某处
小学按理说应该有些广泛的交友
六年上了四所学校
以至于对于小学母校到底算哪个这件事
尚无结论
或许又是性格的原因
小学皆是同学
如今只有一个称是同学中的朋友仍有联系
也算幸运
初中是个印象颇深的时期
当时挺不喜欢一个妹子
甚至似乎给自己灌输了讨厌的概念
并且开始怀疑自己的品行
而现在却忘记了为何会有如此深的执念
不知是自己想不起了还是刻意忘记了
同时初中出现了两个人
这似乎是我这时期的幸事了
这两人是小学便是熟识的
我并不清楚其中故事
却哥哥嫂嫂地叫了三年
其实两人都是妹子
她们有所谓的秘密基地也带我去过
我当时似乎是对哥很好
现在感觉当时的眼睛似乎一直在她身上
似乎她脸色稍微不对劲我就紧张
我也不知为啥这么怂
后来听得一句话
“大概喜欢这种事情
即使闭上嘴巴也会从眼睛里跑出”
又或许是和之前的妹子的友谊破裂
而移情与她
但她俩确是我坚定了三年的感情
记得当时还有个师傅后来转学了
她算是个女汉子
我记得她转学的那天
我特意挑了一个小挂件是个娃娃
可是放学后没追上她
后来一次在路上
娃娃的鞋子丢了我找了很久
可能是执念或许是强迫症
说来还有点遗憾她大概不记得我了
后来上了高中
哥在新的学校似乎不悦
进而越发怀念初中的人与事
曾经表露思念之情
后来高考遇见她俩心里是十分喜悦的
如今思及高中
觉得称为朋友二字的不过寥寥几人
其余依旧留滞于同学之列
但寥寥几人却又确幸
高中的日子似乎很漫长又很短暂
那时读过一些别人如何如何回忆这段日子
自己当时却觉得不过如此
而今也是免不了俗
印象中的电风扇夹杂着空调
桌上成堆的资料
划破了手的假期试卷
以及后排饮水机边永不变的水渍
早起晨雾里补作业的教学楼
晚自习灯火通明的教学楼
偷偷看电影防班主任的窗帘
在楼道里没写完就上课的完型
以及难得吃的早饭土豆面和烧麦
上次偶然在高三班主任的空间里
看到那三天的照片感慨良多
因为这里有我的青春啊
我喜欢这些人
庆幸这段时期
多谢倾听
-2017.5.21